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阅读杂感:旅行的艺术  

2009-11-29 18:22:54|  分类: 茅屋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美味的食物,嚼多了也成木渣。但美味的文字就不同,耐得起各种阅读方式,狼吞虎咽的,细扣字缝的,午后呼噜声四起的办公室里读,晚间嘈杂的地铁里读,等候看病时读,初冬晒太阳时读,甚至,厕所里坐大号时读……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就是这样一本书。我爱看老外的随笔远胜于看老外的小说,因为后者有太多长串名字的主人公要记,以我这种平常的脑袋往往就要在好几章后才弄明白谁是谁。

 

看《旅行的艺术》,好比得了一瓶容易保存的口香糖,每次吃几粒随便,下次打开再吃,还是极容易获得消遣的感受。

 

阿兰德波顿讲坐飞机去旅行,有这样的文字:“云朵带来的是一种宁静。在我们的下面,是我们恐惧和悲伤之所,那里有我们的敌人和同仁,而现在,他们都在地面上,微不足道,也无足轻重。”

 

在我小学时跟着亲戚第一次坐飞机时,非常害怕,这种飞行恐惧持续到二十来岁。不久却喜欢上了坐飞机,后来看到德波顿上面那段文字,才明白原因。因为我的地上的生活,越来越多烦躁和不顺心,与它们相比,云朵上片刻的宁静,是求之不得的幸福。

 

这也许是旅行的意义之一。几年前在云南东川,非常恶劣的天气,我睡在老乡的黄土屋里,感受山村寂静到好像另外一个星球的夜晚。次日,我们穿越雨雾溜达在田埂上,看见两个摄影师披着雨披蹲在地头,等候云开雾散的光影。他们说,已经等了三天。我忽然觉得他们很幸福,他们虽不在云朵上,但显然也远离了有“敌人和同仁”的恐惧悲伤之所。他们把什么都忘了,即使对光影的等待也并不迫切,啃着干粮聊聊天,或者抹一把雨雾而已。

 

我总是记得一些没有带回来照片和专门的攻略的旅行瞬间,比如东川的田头,比如贺兰山的黄昏,比如陕西黄帝陵的古柏下。它们让我变得像一个肥皂泡,忽然从潭水里升起来,摆脱了波浪的束缚,向空中飞去。

 

德波顿的文字就一次次让我重温云朵上或者变成肥皂泡的感觉。

 

他问:“为什么?为什么接近一座瀑布、一座山或自然界中的任何一部分,一个人比较能免于‘仇恨和卑劣欲望’的骚扰?为什么在比肩接踵的街道就做不到?”

 

我觉得,那是因为,瀑布、山是善的,安静的。它们不是德波顿的同类。我们的同类会对我们的困难表达礼节性的同情,然后回头在聚会上或者MSN上如讨论昨晚的热门剧剧情般讨论我们的困难,再然后,这些讨论会形成流言的风,重新吹向我们,让我们暴躁、颓丧,对人心失去希望。而瀑布和山,它们不会这样。

 

既然旅行是随喜的,那么旅行可以有各种行为方式。我记得有一对很出名的去欧洲旅行的小夫妻,拍了中国团队游客扎堆拍照的图片,挂在自己的网站上进行嘲笑。他们的做法很无聊,自助游客为什么要嘲笑跟团游客?作为一个自助游客,我觉得我和跟团游客唯二的区别可能是,第一自由,第二省钱,但和档次素质之类丝毫扯不上关系。中国的团队游大叔们爱扎堆拍照,人家第一次出国还不许兴奋一下了?只有心底非常自卑的人,才喜欢连旅个游都要显得自己清高时尚、别具一格。

 

曾经想在30岁前跑遍全中国。愿望没达成,缺几块儿。现在觉得也不用像集邮一样收集足迹,做事儿顺其自然容易长命。德波顿说:“让我们在前往远方之前,先关注一下我们已经看到的东西吧。”

 

阅读杂感:旅行的艺术 - idee - 盐情灶趣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