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很想看《铜雀伎》  

2009-11-07 22:42:13|  分类: 溪山琴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今年央视的舞蹈大赛上,看到孙颖教授的舞剧《铜雀伎》中的踏鼓舞再次出现。

 

孙颖,这位80高龄的老人,是目前我国汉唐舞领域当之无愧的权威,著名的古典舞《踏歌》就是他参考文物中的图像资料创作的。

 

十年前,浙江歌舞团来复旦演出,我和同学迟到了,只能在舞台边靠近后台的角落里站着。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踏歌》,看得出了神。什么叫好的艺术作品?就是让外行的人都能毫无隔阂地去感受到美,而不是故弄玄虚来颠覆基本的生活常识和审美愉悦。孙颖版《踏歌》参照的是秦淮地区的南朝舞风,这是千年来汉文化元素最集中的地方。虽然魏晋南朝时的踏歌如今已在汉族地区失传,但作为汉族,并且一直生长在这一带,耳濡目染的一种感觉和气氛是根深蒂固的,完全能在初遇《踏歌》时就一见如故、被它征服。

 

刘禹锡有诗《踏歌行》:“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连袂行。唱尽新词看不见,红霞影树鹧鸪鸣。桃蹊柳陌好经过,灯下妆成月下歌。为是襄王故宫地,至今犹自细腰多。新词宛转递相传,振袖倾鬟风露前。月落乌啼云雨散,游童陌上拾花钿。日暮江头闻竹枝,南人行乐北人悲。自从雪里唱新曲,直至三春花尽时。”

 

而孙颖版《踏歌》中的词更接近吴越小曲的直白与俏丽:“君若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随相依,映日浴风。君若湖中水,侬似水心花,相亲相恋,浴月弄影。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编曲也完全是江南丝竹的味道,非常婉转妩媚。

 

后来就常关注孙颖的作品,但是最有名的《铜雀伎》公演于80年代,直到09年才经复排后上演于北京保利剧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上海演。

 

《铜雀伎》中的踏鼓舞,比前面说的《踏歌》更令人惊赞。演员穿着孙颖考证自古画的特殊的“珠屐”(前脚底五粒珠子,后脚跟两粒珠子),在置于地的小鼓面上轻盈舞蹈、踏出清脆的节奏。

 

1953年,从声乐改行入舞蹈界的孙颖,在中央戏剧学院舞蹈系从事古典舞的研究。文化部找来了苏联专家,老毛子指挥古典舞组按照芭蕾的框架体系和理论来编写中国古典舞的教材。这让孙颖觉得很扯淡。幸好,老毛子不久就被老毛赶走,将中国古典舞芭蕾化,估计就和将中国字拼音化一样,成为苏联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多年以后,对于让国人激动不已的《铜雀伎》,孙颖说:“百姓慢慢会知道什么是好的、是中国的。中国汉唐古典舞的上肢表现形式千变万化,并且仍在丰富。但像芭蕾,只有八个手位。不是说芭蕾不好,但它毕竟不是我们的。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形成自己的东西。我很欣赏柬埔寨、老挝等国的舞蹈家们,他们把外来的和自己的东西界定得很清楚,不掺杂。”

 

我很认同老先生的观点。为什么要掺杂?在盛唐,掺杂胡风是自信的表现。在很多本民族的东西已经褪色的今天,你还去掺杂,是什么心态呢。编个民族舞,要掺杂芭蕾,弹个古筝,要改琴码结构去表现什么《致爱丽丝》。难道魏晋汉唐的舞姿就敌不过胡桃夹子,难道广陵散出水莲就敌不过用十二平均律写出的东西?——我还就觉得五声音阶好听。

 

有话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扯,民族的就是民族的,和世界有毛关系。你可以学别人的东西,但你不能把自己的东西也变成别人的东西,或者,变成四不像。比如,小日本也有优秀的芭蕾大师和伟大的钢琴家,但是,他们把能乐变成芭蕾舞或者钢琴曲了吗?

 

孙颖教授现在得了肺癌,希望他早日康复。生死有命,自然规律,但欣慰的是,无论怎样,北京舞蹈学院在他的努力下有了汉唐舞专业。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