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天朝网游录  

2009-12-14 13:18:23|  分类: 法边馀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个。

 

作为群众演员,我们只有资格印证前面半句话。

 

我的网络活动范围其实很小,最早也就是自己写个MSN SPACE。但某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天朝忽然把我的SPACE封了。我给MSN客服写信,从回信中含蓄的只言片语中,我得知封禁的理由是有敏感词。修改host文件后,我重新登录SPACE去找所谓的敏感词。但那个充斥着吃喝玩乐的恶俗趣味的博客里,连朋友的留言里都看不到半点国是的影子,传说中的敏感词,究竟在哪里?

 

这是我最早遇到的被错杀实例,至今仍未平反。

 

然后搬至YCOOL,没到半年,就碰上轰轰烈烈的网络反低俗运动。“低俗”,就和“敏感”一样,也属具有神秘色彩的词汇,标准掌握在天朝真理部的手中。为什么比基尼美眉是低俗的,而CCTV那顶着裱花奶油蛋糕式的发型念新闻通稿的女主持,就不低俗了呢?

 

又过半年,开始玩FACEBOOK,刚刚联系上失散多年的同学朋友,FB就被封了。当时正值我党米寿,此普天同庆之际,有个廿年前的青年学生、如今的中年男子,竟然去注册了FB给大家讲故事。于是,FB毫无悬念地无法访问了。我们开始翻墙,通过各种服务器进入FB,无非为了收收朋友的问候信件而已,于那历史故事并无兴趣。

 

陆谷孙不是我喜欢的教授,但他发表的关于上海政府禁止睡衣上街的看法,还是挺直爽的,里头就提到了FB被封。一个因为惧怕网络个体的言论而动辄封禁这个网那个网的政府,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市民穿得西装革履地上街呢?里子都不要了,何必讲面子。

 

上周,一早醒来,电驴也圆寂了。曾经在上面下载过明实录,店里卖1万2一套,用电驴下完,也不过一天的电费。现在,这么好的一个玩意儿,被广电总局套上“非法视听网站”的帽子,就香消玉殒鸟。有人说电驴上“什么都有”,我看就是“什么都有”害了它。一个“什么都有”的东西,是和谐的大忌。

 

一个月前,我在网络论坛回了同学一个帖子,也没什么实际内容。几天后,警察叔叔找到我,约去喝咖啡。我说咦,根据那个不确定的IP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答案是,他们从文章里的一个地名翻遍了我居住的片区的户籍,再加上简单的逻辑推理,他们锁定了其中一个人的户籍信息,那个人就是我。他们知道了我叫什么,住在哪里,干的什么工作,家里人丁几多。

 

于是老老实实去喝咖啡。路上设想了这样的场景:阿SIR,我要待罪立功,我举报一个叫韩寒的人,他比我们坏多了,我们都是他带坏的。

 

进了局子,坐下,先对阿SIR们表个态,大家都是打工的,我不让你们难做,问什么答什么,做完笔录就签字。阿SIR超级和气,笔录程序是要走滴,另外还与我谈心,大意是不要那么愤青要相信zf。可我哪里算愤青,无非想起来了就嘀咕几句,想不起来就吃喝嫖赌去,阿SIR们把警力浪费在我这样的人身上,实在是高射炮打蚊子。至于相信政府,是,我相信政府太牛了,拥有强大的资源网,片刻间便从人海中找出了我。有这样的政府保护,我觉得好有安全感。

 

读研的时候,我们帮导师写过一个书,叫网络环境下的法律管制。现在看看,真为那种书生的文字害臊。网络哪里是法律环境,网络明明是个江湖,一个老大坐在黑木崖上俯视众生,看哪个站点不爽,就直接上三尸脑神丹……

 

 

  评论这张
 
阅读(8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