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2004年秋日三山岛  

2009-07-13 13:18:59|  分类: 云游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山岛(一)

 

小时候学习乡土地理教材,其他都忘了,就记住了白居易的句子:“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此后,无论在梦酣时还是清醒后,我都会常常见到这样一幅图景:站在山坡上,背后是秋天红叶烂漫、桂香如雨的山林,面前是大片大片白茫茫的湖光或江水。 

 

仿佛先天烙在我头脑里的印记,它教我认定,背靠秋山、面向浩水的那一刻,便是身处天堂的一刻。 

 

一直在寻找这样一刻。“背靠秋山、面向浩水”,看起来如此简单的风景,我却从未遇到过。家乡杭州,不乏青山秀水,但总差那么一点质朴,有些过于旖旎。去过的一些地方,也有可登至山峰观望海天一色的景象,却冷峻异常没有温暖。 

 

正好有了几天休假,可以和家人出游。同事问我的计划,我说找个有山有水但安静的地方就行。她说,你们去三山岛吧。 

 

几天后,当我们坐在快艇上离三山岛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开始相信自己快要遇见那片神交已久的风景了。

 

三山岛,披着午后的秋阳矗立在烟波浩淼的太湖中,像一条温柔的绿脉。

 

我们从东段上岛,没走几步便看到一片农家院落。岛上的村民这几年开始陆续接待来访的游客,所以不少人家都备有客房,虽不及宾馆那样的正规豪华,却出奇地干净整洁。我们选中一家临湖的农家,租下三楼带露台的房间。主人还提供农家菜,价格也不贵,能吃到土鸡土鸭和刚从地里摘上来的新鲜蔬菜。这农家的主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姓夏,豪爽中仍有江南人的细心。“你们下午回来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让我老婆开始做饭。”他说。

 

时候已是下午两点,我们决定从住处后的山上往岛的西边走,以期在傍晚时分看到落日。 

 

沿着农家后院一条弯弯曲曲的泥径上山,一路上只有婉转的鸟鸣相伴。阳光把树叶照得透明,又从枝逢中倾泻下来,落到地上,把褐色的土地涂抹得斑驳有趣。 

 

翻过一个小山头,眼前豁然出现大片的桔园。我被如此丰意盎然的景象惊呆了。那么多的桔子树,一点都没有园林的穿凿痕迹地铺遍山坡,累累的亮橙色的果实缀在枝里叶间,每一个都散发着活生生的喜悦。我想起了《橘子红了》里的镜头,以及《云中漫步》里葡萄园的场景,但观赏影视剧时的感受又怎么能比得上真实情景带来的视觉冲击。 

 

一位老农在不远处给桔树浇水,我们过去和他攀谈。他说三山岛上一年四季瓜果不断,李子、杨梅、水蜜桃、白果、桔子,应有尽有,村民原先就靠种果树为业,几乎家家都有果园。岛上民风淳朴,邻里之间从无偷盗瓜果的事情发生。倒是这两三年,岛外的访客多起来,有的客人手脚不干净,一边游览一边胡乱采摘果实外,临别时还偷上大包小包的带走,实在叫村民们伤心。不过即使这样,村民们也没有什么防范措施,最多在看到有人偷摘时劝上几句。 

 

老农在自家的桔树上采了几个大桔子递给我们,让我们带在路上吃。按照他指点的小路,我们顺利地下了山。

 

 

三山岛(二)

从山坡下的村庄到三山岛中西面的景区,还有几公里的路,我们找了个踩三轮的村民,给他一些车资,请他带我们过去。这车把式三十出头,也是一脸憨厚的表情。他拉着我们从湖边的柳堤经过,一路上不停地与我们讲述岛上的风土人情。他说岛上只有600多户人家、800多口人,通信和供电都没问题,唯有饮水是取自井水。岛上没有机动车辆,村民出行的最快的交通工具,也不过是电瓶车。在这样一个山明水秀无污染的小岛上,村民们活到八九十近百岁的,一点都不稀奇。 

 

看到堤岸沿途湖水粼粼、柳醉芙蓉的景致,我想,这地方,不是世外桃源又是什么呢?

 

不多时,我们已行到另一片山林脚下。车把式和我们约定,他在这山林的那头等我们,再把我们送回住处。

 

眼前的这座山,较之我们先前翻越的山坡要陡峭得多。仰头看,迎面的山崖上凸现出两块叠起的巨石,竟与埃及狮身人面像别无二致。 

 

上山只有一条石子路,路的开头就是被村民称作“一线天”的非常窄陡的地方。好在村民已在一线天石壁两边添加了石环,以供游客攀附而上。随着山势渐高,山路两边慢慢开阔起来。 

 

终于,在到达山顶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寻找多年的景象: 

 

身后,是并不险峻但色彩温润的秋日山林,红、绿、橙色彼此晕染,成为天然的彩纱,笼在山野上。我的面前,是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太湖水,夕阳的余辉洒落在湖面上,映出一片醉人的绯红色,也将湖中的两个更小的岛屿勾画成美丽的剪影。

 

这就是我要的人间天堂!背靠秋山、面向浩水。这秋山,不是奇峻险拔的悬崖峭壁,而是怀抱着山村人家的充满烟火气息尘世山野;这浩水,不是江河海,而是湖,是我最爱的那种视界朗朗而又心存帝王刻骨柔的水体。 

 

我在这澄澈的天地间,过去的记忆和未来的盼望仿佛都成为空白。我只能仰起头,让湖上飘来的水气和山上拂来的清风掠过我的脸颊,让落日的光辉把我整个地笼罩住。 

 

这是大自然给我的幸福!

 

三山岛(三)

 

我们晕晕乎乎地从山上下来,碰到车把式时,只会一个劲地说你们这里太美了。

 

车把式呵呵地笑,用三轮车载着我们依旧沿湖堤返回。天慢慢黑下来,正是村民们做晚餐的当口,因此一路行来,处处闻到令人垂涎的饭菜香。 

 

回到住处,农舍主人已经把我们的晚饭端上桌了。红烧墨驼鸭,银鱼炒蛋,清炒小白菜,土鸡汤。典型的农家菜,没有故作矫情的烹饪方法,没有花里胡哨的装盆点缀,只胜在新鲜和柴火烧煮的独特风味,与之相比,城市饭馆里的所谓乡土菜都显得寡淡而可疑了。

 

饱餐一顿后,我们爬上了主人家的露台。晚间的山村,寂静异常,零星的灯火越发衬出夜凉如水的感觉。正是农历九月十五的日子,月亮自东南方缓缓而出,又大又圆,似乎我们伸手便可触及一般。月华如碎银,细细地洒了一湖,给这平滑似镜的太湖水平添了不少神秘的气氛。 

 

这又是和白日里的山村不同的风情,有几分绿岛小夜曲的韵味。

 

或许是下午登山累了,我们这平时的夜猫子,在这一天晚上,不到十点,就听着远处山上的林间风响酣然入梦了。

 

三山岛(四)

 

在三山岛的第二日,原本是定了闹钟起来看日出的。五点半时我撩开窗帘向外望,被湖上氤氲的水气迷惑了,以为下雨,倒头又睡,结果再次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错过小岛日出,真是可惜! 

 

吃了主人做的鸡蛋葱饼和白米粥,我们仍然搭乘昨天结识的车把式的小三轮去游岛。

 

车把式这回带我们去看了些岛上的人文景观,三山岛化石、古祠堂、碑林什么的。都看完后,车把式挠挠头,说,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他拉着我们在迷宫一样的村子里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一进花草茂盛的农家院落前。门上贴着一幅对联:“湖清鱼读月,山秀鸟谈天。” 

 

看来这不是普通农家,这对联笔迹俊秀,一句“湖清鱼读月”尤其诗意不俗,倒像是个隐居此处的读书人所写。 

 

“朱老师,朱老师!”车把式扣了扣门环,大声地喊。 

 

半分钟后,门吱一声开了,一位戴眼镜的矮小老翁探出了脸。一看是车把式,他立刻笑容满面,把我们让进了屋子。 

 

一番交谈,我们才知道,这被称作朱老师的老翁是昆山人,书香人家出身,五十年前定居三山岛,以读书和培养盆景为乐,顺便教授村民念书识字。车把式和车把式的爸爸都曾跟着朱老师学文化,而朱老师对这些朴实憨厚的村民也殊加友善爱护,若有村民领着三两个岛外游客来访,他大多热情接待,好让村民赚点导游费或车资。 

 

朱老师带我们来到他的后院,悉心地给我们介绍他培育的老式苏派盆景。那株株老根,或若苍龙出海或似黄鹤翩然,根上的绿叶则润泽繁密,一老一新,一苦一润之间,使人观之百感交集。朱老师说,老式苏派盆景,即讲求这般“曲、残、润”的审美标准。 

 

我不由想起龚自珍的《病梅馆记》。龚先生讽物喻人,抨击世人“以曲为美、直则无姿”的口味。不知道龚先生听到朱老师论盆景,又作何等想法,呵呵。不过审美毕竟还不是论道,朱老师的盆景也不是病梅,他从山坡野地里挖来老树根,使之成为立体的画、无声的音乐和活的雕塑,纵使以曲为美,又有何不可呢。相反,这位朱老师身上心绪宁静、无谓名利的气质,倒是让我们这些尚心浮气躁的晚辈受益匪浅。 

 

告辞时,朱老师似乎颇为高兴,特地跟我们讲述门上那幅对联的来历。他说自己有一次看到邻人的砖头上竟然烧制着名句“洗砚鱼吞墨,煮茶鹤避烟”,忽来灵感,以三山岛风景为题写下“湖清鱼读月,山秀鸟谈天”的对联。 

 

在三山岛之行快要结束时,竟能访得如此有趣的读书人,实属幸事。在岛上的一天一夜,我的身心是完全放松的、愉悦的,既有夙愿已尝的兴奋,又有领受纯朴民风的感动,更有受教于高人的惊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能携伴同游世外桃源,便是最大的称心满意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