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2009-07-13 16:46:15|  分类: 云游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迷梅里(上)



清晨,我们的车再次驶上滇藏公路,前往德钦县,终点是梅里雪山脚下的飞来寺。




天气依旧晴朗,沿途的风光也依旧旖旎多姿。路过广袤的依拉草原和一个好像彩色毡毯般的乡村尼西。前者可以走进去,但要交给当地人三十块钱。其实这时候依拉草原的纳帕海仍是沼泽,远远地看牛羊成群就很好,不必深入。尼西在滇藏公路边陡峭的悬崖下,像颗宝石落在崇山峻岭间,却也只有从高处看才能观尽全貌。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从香格里拉去梅里,必须先翻越一座白茫雪山。白茫雪山公路最高处的垭口海拔4200多米,我们下车稍事停留便觉得气喘不已。然而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高山杜鹃居然还在生机勃勃地生长,红、黄、粉、白各自娇艳,热闹地铺满山体。至于白茫雪山峰顶的风光,逊于玉龙,和梅里想必更不能比了,也就看点儿积雪吧。




路上经过东竹林寺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核实了一个情况:和尚庙里养的都是公鸡。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傍晚时分,抵达飞来寺。打开车门,迎面就撞上梅里雪山动人心魄的景象。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梅里,仿佛一条银色卧龙,在山坳对面绵延起伏,主峰卡瓦格博下缠绕着几线云雾,如哈达缥缈。夕阳的光辉透过云层,将卡瓦格博和一旁略矮的神女峰照射得洁白晶莹。整座雪山就这样雄伟而安静,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压得人俯首称臣。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晚上,在一个叫“梅里往事”的酒吧,听了梅里雪山的故事。



梅里雪山,被藏民称作“卡瓦博格”,是 藏 @ 区八大神山之一。卡瓦博格,原是一个恶魔,肆虐人间,后为格萨尔王收服,成为护佑藏民的神山。



1990年末,为了征服这座雪山,中日联合登山队向卡瓦博格峰发起冲击。这些队员都是具有八千米以上登山经验的职业登山运动员,登顶只有六千余米的梅里似乎并非不可完成的任务。然而,他们要进入的这座雪山,在 藏 @ 民 心中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因此,当得知这些带着稀奇古怪的“包裹”的外乡人要攀上卡瓦格博时,远近的 藏 @ 民开始聚拢到雪山脚下,诵经念文,祈求梅里发威惩罚登山队员。悲剧竟然真的发生了——队员们顺利登上离顶峰两百米的地方时,天气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变坏,逼得队员紧急下撤,就在当天夜里、风雪已然停息后,一块几十万立方的巨大雪块崩塌,所有17位队员无一幸免。



六年后,在四公里外的明永冰川上,放牧人才发现了队员们残缺的遗体。



人们将雪崩及其后一系列古怪的自然灾难都归咎于有人试图爬上梅里峰顶,也许他们从来没有为自己对登山队员们的诅咒愧疚过。那次山难后,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组织的登山活动,无一例外地遭到  藏 @ 民 激烈的对抗。终于,2000年,当地政府下令禁止攀登卡瓦博格峰。至今,梅里雪山仍是一座处女山。



很难说 藏 @ 民 的这种行为是恶毒或者不可理喻的。同样是一种类似于信仰的狂热,登山的欲望应当被尊重,那么 藏 @ 区流传千百年的敬畏为什么就不能被尊重呢?对于登山队员来讲,六千余米的梅里只是一个海拔高度,而对 藏 @ 民 来讲,卡瓦格博是一座圣山,是他们所有的精神支柱。



1991年的春天,遇难队员的家属来到梅里雪山,希望看一看这座夺去亲人生命的山峰。然而,卡瓦格博自始至终乌云缭绕。家属们悲痛欲绝,开始按照藏民的指点跪在雪山前呼唤亲人的姓名。中方队员王建华的妻子说——我们叫着他们的名字,忽然山顶上的云像幕布一样拉开了,那个卡瓦格博露了出来,在霞光里,马上又不见了。



这是纪录片拍摄下的真实场景,也许只是一种巧合的事实。可是,在梅里山难后,登山界确实展开了一场关于登山与文化尊重之间的讨论。纷扰的争吵后,年长的登山家们逐渐流露出这样的观点:海拔高度是可以征服的,但一座大山,永远不可能被征服。



我们走出“梅里往事”的时候,漫天钻石般闪烁的星斗照亮了雪山上幽蓝的夜空,客栈的小妹说,你们明天应该可以看到日照金山了吧。



情迷梅里(下)



早晨五点刚过,再也睡不着,起来裹上冲锋衣去到客栈前的悬崖边,等候不知是否降临的雪山日出,当地人叫作“日照金山”。



初夏的日出时间在六点二十左右,因而此时的梅里尚沉浸在晨曦的微光中。它比昨夜更为安静,面对着我们,似一副沉凝的目光。天际的东头有层层云霭铺展过来,让我以为今天没法儿看到日照金山的奇观(这里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出现过日照金山)了。



悬崖边开始噪杂起来,虔诚的 藏 @ 民 们陆续往白塔里置放供品与香火,面向主峰磕头朝拜,祈求一见雪山圣景。六点一刻时,往卡瓦格博主峰移动的云块忽然散碎并且下降,飘到了半山腰,主峰穿出了云层。几分钟后,就在一瞬间,峰顶猛地从白色变成了金色。人们惊叫起来:“日照金山了!”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我们张着嘴巴,痴呆地望着卡瓦格博顶端那犹如圣灯的一抹金光。这简直就是神话中的景象,使所有言语都多余和无力,我们只有叹服自身的渺小简陋与自然的神奇伟大!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卡瓦格博,梅里神山,在日照金山的刹那,仿佛一阙亘古不变的圣音,笼罩着苍茫大地……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四个小时后,我们登上了明永冰川的下段。明永冰川是低海拔的常年运动型冰川,也是梅里雪山的另一奇景,千冰万凌从卡瓦格博西端一直延伸下三千多米,经年不化,那景象也是蔚为壮观的。在冰川旁,还目睹了一次小规模的冰崩,一日之内观赏到梅里的两大奇观,也算不虚此行了。

2006年6月滇西北游(二):情迷梅里 - idee - 盐情灶趣


下午两点,我们离开明永,回程香格里拉。再次经过飞来寺时,天下起小雨,整个卡瓦格博主峰云遮雾罩,辨不清山与天的分界。也许,梅里就是这样对她的崇拜者点到即止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9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