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2009-07-13 16:55:25|  分类: 云游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此前有不少朋友说泸沽湖已不复纯朴原始的感觉,但事不目见总不甘心人云亦云。因此,今天在丽江睡到日上三竿后,我们还是赶上了去宁蒗的长途车。


 


路况好了许多,山路十八弯不像滇藏公路那么陡峭瘆人。车行山间,似乎伸手就能抓到棉花样的云朵,十分有趣。沿途的标语也很好玩,比如“少生不后悔,党把奖金给”,正纳闷党给多少奖金呢,车子拐了个弯,就看到另一条标语解答了疑问:“认真施行计划生育国策,政府奖励每户一千元”。


 


车到宁蒗,我们运气好,找到一个憨厚的司机,一百块让我们包车去泸沽湖(75公里)。司机姓唐,在宁蒗与泸沽湖之间做散客生意已经五年。他看上去土里土气,见识却不浅,聊彝族经济,聊旅游产业,聊摄影技术,聊上海前往云南支教的年轻志愿者,都头头是道。


 


两个半小时后,车子开进了泸沽湖。左手边渐渐露出湖山的景色,一点点地,黄昏的泸沽湖呈现在我们面前。


 


见到全景时,我们终于庆幸没有错过这里——泸沽湖,与想象中一样美。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如果说梅里雪山令人敬畏,那么泸沽湖则惹人遐思。作为一个从小就见过晴雨夜雪各样仪态的西湖的杭州人,看到泸沽湖,我才忽然觉得西湖的姿色是充满烟花味道的,而泸沽湖的气质是纯净出尘的。这个水面平静的高山湖泊,被起伏有致的群山环抱住,在澄澈的蓝天下波光粼粼。没有亭台楼阁画舫如织,没有任何花哨的装扮,泸沽湖除了水就是山,除了山就是天,却说不出的慰人心神。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唐司机人不错,快马加鞭地把我们拉到湖边,央求当地人加一趟班,划船送我们去湖上游览。此时已近七点,高原的夜晚却尚未来临,天空仍亮,且由于稍早些的雨过天晴而点缀着特别漂亮的白云。船离岸不久,掌舵的摩梭小伙子就兴奋地叫我们看彩虹。果然,在东南方向的山头上,一道清晰艳丽的彩虹自云端直挂而下,像座灵气逼人的仙桥。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这趟迟到的湖上泛舟,不仅看到了彩虹,而且在自湖心土司岛返程时,正赶上了黄昏的风景——天边一去千里残阳如血,湖水微波闪烁似无数锦鳞,而在天与湖之间,是仿佛剪影般的逆光里的群山,那是怎样醉人的画面。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泸沽湖船工: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游湖结束,唐司机送我们到落水村的一个民居山庄,并约定加200元、第二天继续带我们环湖游。


 


山庄紧贴着泸沽湖,三楼房间的走廊上就能望尽大片湖水和远处山岳。


 


那一面泸沽湖水(下)


 


看到日照金山那样的好运没有再次出现,早晨的时候,泸沽湖上空云层密布,朝阳自始至终都不露面。


 


九点,唐师傅载着我们来到一个叫阿夏幽谷的地方,说十分清静好玩。谷主,一个摩梭、普米、藏族混血的中年汉子慢悠悠地带我们上山。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汉子名叫央东次儿,是我们此行遇到的最有趣的人。他是土生土长的泸沽湖人,黝黑健壮,热爱一切自然的山水,接待我们的前一天,刚从川滇的野山里徒步回来。当然,他也好酒好色,自称愿凭牦牛般的身体一效犬马醉红颜。他如今的情人在广州,每年见几次面,都是女人进泸沽湖,他则连丽江都不去,嫌城市喧嚣杂乱。他虽然见到我们就直截了当地讲“有游客的地方就没有好风景”,但对我们这两个外来游客倒并无敌意,一路上不仅教我们辨识三七、杉红豆等草药,还说起摩梭人的走婚。


 


根据央东次儿所说的来理解,走婚完全不是一夜性或者滥交,而是建立在母系传统与社群道德约束上的习俗。走婚的男女,绝不同时与其他人发生情感或性关系,生养出的后代跟女方居住,随母姓,不大和父亲见面,父亲也不承担抚养孩子的义务。但是,摩梭的男人并不因此而游手好闲,因为他们还要帮助自己的母亲持家或者抚养自己姐妹的孩子。所以,摩梭的小孩子虽然对父亲没有概念(最多到十三岁行成人礼时邀请生父参加),却对舅父很亲。由于走婚之“婚”不涉及物质关系,男女双方都不存在为寻找长期饭票而结合的心理,而是纯粹基于情感和性的需要,因此成“婚”相对简单,不像以汉族为代表的其他民族那样要考察家底索要聘金彩礼什么的。离“婚”更简单,不再走婚就行了。如今的泸沽湖存在三种婚姻模式:传统走婚(即异居走婚),同居走婚(传统走婚的演进,男方和女方住在一起),登记婚姻(即按照现行婚姻法前往民政部门登记结婚)。


 


听央东次儿讲故事,阿夏幽谷里的山路走起来似乎也不累了。一路上原始森林风貌明显,满眼尽是五彩野花、长满苔藓的大树、淙淙流淌的山涧,观之神清气爽。没多久就到了出水洞——山泉涌出的源头。直接捧起泉水喝,甘甜冰凉,沁入心脾。这阿夏幽谷真是个好地方,就像《英雄无敌(三)》里的精灵城一样充满魔幻童话色彩。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下山的路上,央东次儿开始亮开他粗犷豪放而中气十足的歌喉。“走过四季又是一年,这片风景依旧那么美,秋天的落叶,冬天的积雪,失落的灵魂再也找不见,瘦了我的羊群,枯了索玛花,我已身心疲惫……”他的歌声在山谷里回荡飘扬,自然沙哑的嗓音有着说不出的男性魅力。


 


离开阿夏幽谷,看到里格半岛在已斜的日头里,宁静得像一支长笛小品: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2006年6月滇西北游(四):那一面泸沽湖水 - idee - 盐情灶趣


 


两日自助游体验下来,我们感觉泸沽湖仍值得亲近,只是一定要自己徒步或者包当地人的小车慢慢游历,有体力就进阿夏幽谷玩上半天,喝泉水躺草地,没有体力就逛到里格村的湖岸边在依依杨柳下发呆,想去划船也最好等到落日时分。而如果跟着旅行社在短短一天内去下落水村购物或者一船七八个地在炎炎烈日下去游湖,然后参加无聊的篝火晚会,那么即使泸沽湖这一池碧水就在身旁,也该没有心情去感受她的柔软清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