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独孤伽罗  

2009-07-14 13:50:32|  分类: 人物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剑桥中国隋唐史》,内有一段文字,很精妙:“隋文帝的主要顾问:皇后,一个虔诚、有妒忌心的爱管闲事的知己;高颎,能力很强,多才多艺,能制订文武两方面的政策,并努力在京师的官署或在战场上贯彻;杨素,凡是贵族都用得着的打手,随时准备执行其主公的命令而不管死人多少;苏威,一个有名人物之子,尽管有种种过错,却是一名忠诚和有效率的朝廷官员;李德林,一个儒家文人,只有当他在礼仪、古代典籍和历史方面的学识能力为篡位的隋朝提供合法的依据时,他才被使用。”

 

皇后、高颎、杨素、苏威、李德林,是杨坚做皇帝前后最重要的五个人。上面寥寥数语,却是对他们一生的高度概括。

 

但,对皇后的评价,略嫌偏颇。

 

隋文帝的皇后独孤氏,名伽罗(梵语kala),是一个被汉化、同时又与北魏宇文豪门保持密切关系的匈奴家族的后代。所谓汉化,至多见于其家族不拒绝与北方汉人交往,甚至可因政治目的而与汉人联姻。但骨子里,他们的文化是仍是草原色彩的。在南方梁陈的士绅阶级自我感觉良好地维护着古典传统时,身处北周的独孤氏们对这种传统不仅陌生,而且不屑感受。南人的男子可妻妾成群、妇女在闺阁里谨小慎微,而北人的男子多尊重一夫一妻制、妇女出面承担繁重的劳动。由此,北方妇女在家庭中有相对更平等的地位,以及相对更落实的决策权。

 

在这种背景下,独孤伽罗与杨坚结婚时,约定彼此的专情(誓无异生之子),不应视作她“有妒忌心”的个体表现,文化心理使然罢了。

 

当然,根据史料,独孤伽罗在隋文帝执政的后期岁月里,表现出的异常,似乎很符合“有妒忌心”的帽子。因为她竟然连朝臣的纳妾问题也要管。哪个大臣的小老婆肚子里有种了,她就要隋文帝把那哥们儿给修理一顿。最典型的是对高颎的态度。高的妻子亡故,不久其妾即生子,于是独孤伽罗对隋文帝说:“这不是个好东西,罢他的官!”

 

听起来独孤伽罗多么像个变态的事儿妈。可是,事儿妈是吃饱了撑的而变态,独孤伽罗是为了政治目的而变态。她为什么盯着高颎?因为高颎是她力挺宠儿杨广做太子的绊脚石。

 

有一回杨坚和独孤伽罗吵架,杨坚气得骑马乱跑,高颎追上去说:“陛下,别和个娘们儿一般见识啊,您的天下要紧。”又一回,杨坚要废掉太子杨勇,立杨广,去问高颎,高说:“长幼有序,这事儿不能办。”由此,高颎既否定了独孤伽罗的地位,又否定了她的想法,怎么还能见容于独孤?小老婆生孩子的破事儿,不过是个借口。高颎一生为官谨慎,按不上什么贪污腐败通敌卖国的罪名,只好从他生活作风问题下手了。

 

(这个故事也侧面告诉我们,两口子吵架,你千万别掺和。什么君臣之谊兄弟之情,能抵得上人家一张床上多年睡出来的交情?)

 

所以,独孤伽罗,与其说她善妒,不如说她有心机,懂手段。而且,她确实又狠又聪明,否则杨坚也不是傻子,如果老婆单纯是个没脑子的悍妇,早就让她下岗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