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诗心和仕心  

2009-07-14 13:52:18|  分类: 人物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为了附会平仄的规则,按照文学成就高低的话,“王杨卢骆当时体”的排列,大概应为“王骆卢杨”。出生在公元619年的骆宾王,一生之中,宦海的失意和文坛的流芳形成鲜明对比,其传奇色彩,仿佛大唐这个科幻的时代。

 

和众多不知是真高洁还是假惺惺的才子一样,骆宾王在年轻时候,总要坚持作为文人的风骨。道王李元庆让他写个豆腐干,说说自己都会点啥,估计类似我们现在的求职简历。其实这是个挺中性的事儿,领导又要忙工作又要忙泡妞,实在没空像伯乐那样观察你们,你们就毛遂自荐吧。但骆宾王不爽了,觉得这样做很掉价,“说已之长,言身之善,……此凶人以为耻,况吉士之为荣乎”。

 

这话就没意思了,何必弄得养活你的主子脸上挂不住?这不叫有风骨,这叫缺根筋。既然选择入世和入仕,就得明白世俗的礼仪和体制内的潜规则。或者,你干脆像严子陵那样,老子不干了,深山老林钓鱼去,倒也还算有个性。

 

骆宾王舍不得不干,他看不起别人,却还挺看得起自己的,大好年华从此和政治说byebye,未免不甘。“谁惜长沙赋,独负洛阳才”嘛。

 

如果我们留心,定能发现这些古代才子的附身在今日仍随处可见。他们肚里有货、傲气袭人,却又怀有积极的治世理想和蓬勃的权欲野心,他们在仰天大笑出门去和唯唯诺诺入权庭的矛盾情绪间挣扎来去,一忽儿释然,一忽儿纠结,一忽儿冷淡,一忽儿谄媚。这是一种比女人的闺怨伤春文艺腔之类复杂得多的“作”,因为它关乎前途和名利,而不是本能与感情。

 

骆宾王在度过耿直的心理青春期后,与官员交往的风格开始有所改变。“垂索鄙文,拜手惊魂,承恩累息”,“伏乞恩波,暂垂回盼”,很有些“感谢领导赏识、在领导统一指挥下再接再厉”的味道了。他已经40多岁,虽在诗坛盛名远播,政治生涯却仍零落潦倒,他不甘心,开始四处写信寻求出路,终于被举荐入朝对策,并被录为奉礼郎,安排祭祀等仪式的流程布置等,从九品。其后,他从军、回京、被诬下狱、遇赦出牢、到浙江临海当县长秘书,一晃就到了花甲之年。

 

684年,65的骆宾王迎来一战成名的机会。徐懋功的孙子徐敬业起兵反对武则天,缺个笔杆子煽动,骆宾王跳出来,写下声动江湖的《伐武曌檄》。

 

失意文人最爱骂皇帝和女人,若正好是个女皇帝,哇,荷尔蒙小宇宙定然瞬间爆发,比一树梨花压海棠还激动。虽然当时武则天还没混到皇帝的名分,江山姓武而不姓李,却已是铁板钉钉,自诩正人君子的皆可骂之。

 

现在的网络骂仗,大部分空有热情而缺乏才情,甚至弄到后来变成问候对方女性家属,没有任何价值,被人点点鼠标就抹掉了。看看人家骆宾王是怎么骂人的,看看什么样的骂人可以作为古文教科书流传百世:

 

“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很刻薄,先从你的出身说起,在起点上就藐视你,说得你像一只卑贱而有心机的野鸡。其实武媚娘家世也不算太差,她老爸资助过李渊父子反隋,多少也算红色小资本家吧。

 

“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有文采!工整的句式和琅琅的语势之上,是栩栩的描摹。譬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或者“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那样生动。

 

“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简练陈述了武媚的缺德事儿,然后扯上自然法,拿地球太阳玉皇大帝做幌子。

 

“公等或居汉地,或协周亲;或膺重寄于话言,或受顾命于宣室。言犹在耳,忠岂忘心。”这是要命的一句,类似于“各位大人,你们怎么有脸去见死去的皇上啊”。无论是信奉儒家忠君思想,还是害怕鬼神报应,活着的大臣多少都心中一凛。

 

“若其眷恋穷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几之兆,必贻后至之诛。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这句最牛逼,很有耸人听闻的效果,意思是,你们等着吧,现在当龟孙子,迟早有一天轮到你们遭殃。

 

中学第一次读古文观止收录的这篇讨武檄文时,就爱不释口。严密的逻辑和巧妙的目的、隐藏的机心和喷薄的气势、华丽的文采和流畅的语感,是一篇聪明的文字。

 

武则天见到檄文,以帝王的气度说了句“有如此才,而使之沦落,宰相过也”。但她终于没能像她的第一任丈夫争取魏征(魏征曾是李建成的臣僚)那样,争取到骆宾王。徐敬业的叛乱凄惨收场,骆宾王下落不明,一说是他投水自杀,一说是他隐居杭州灵隐寺。

 

十余年后,宋之问夜游灵隐寺,兴起赋诗,写下“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就噎住了。此时,一位老僧在禅房内缓缓道:“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宋之问大惊,请教高人大名。闲人告之,这个和尚的俗名叫骆宾王。宋之问翌日前往拜访,老僧已圆寂。

 

这是一段野史,多半不靠谱。骆宾王诗集中录有《在兖州饯宋五之问》、《在江南赠宋五之问》等诗,和宋之问在徐敬业起事前就熟悉,又何来灵隐寺相逢不相识的一出?

 

骆宾王是个很有借鉴意义的人,诗心和仕心交杂,才华过人,官运不济。貌似看得通透,其实总放不下一些教条。人浮于世,如果什么都要,就须看造化,而造化不是人人都求得。所以,和有仕心的人交往,会发现他们很“残古”——静好岁月,都浪费在往上爬的努力和攀登失败的愤怒上。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