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怎样的吴宓  

2009-07-14 13:53:42|  分类: 人物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季节,上海的市花快要登上舞台,便容易让人想起在复旦文图的日子。读法律的一点好,就是可以混,大把自修时间在图书馆看闲书,照样也能毕业。窗下读书,窗外的白玉兰静静开放,寡淡的过去已忘记,奔波的未来还渺茫,只有手里捧着别人的故事,这种城隍山上看火烧的心态,实在算轻松。

 

在文图,大多翻看民国的东西,不管文章传记还是小说白话诗。至少那仍是个未拘话术的时代,不像今天,大裤衩的命根子烧了,旁观的上海小伙子写篇博客,眨眼就无影无踪。

 

昨天在当当定了《吴宓日记》,纯属好奇,因为纪录片里学者们用春秋笔法和吴学昭抬杠,就想看看吴学昭整理的这个东东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学昭同志(以下简称小昭)的人生很精彩。还没脱下开裆裤,她爸吴宓就跑了,去追求一个叫毛彦文的女人。吴宓早年在外留学,经介绍和同学的姐姐陈心一结婚,生好三个女儿后,又爱上了另一同学的女友毛彦文。毛彦文也是个猛女(大家可以google)。名人老爹为了个一把年纪还爱卖弄风骚(钱钟书语)的阿姨抛家弃子,小昭同志不知是否属于逆境成长的小松树的典型。反正后来小昭同志光荣入党,从事地下工作,并且似乎在我党的任何时期都风光无限……

 

小昭同志年轻时和爸爸对着干,年老时洗心革面变身孝女。有学者或保有吴宓的遗稿,或准备出版关于吴宓的回忆录,她必拍马赶到,杀妖降魔,阻止众人对其父“作恶”,充分体现了我党优秀干部对于话语垄断权的重视。

 

所以,现在外面已经买不到张老先生的《心香泪酒祭吴宓》,沈卫威的《情僧苦行吴宓传》也因“大量情节严重失实(吴宓家属语)”而被销毁。

 

普通人的社交里有个小贴士,即通过适当披露无足轻重的隐私,来讨得周遭人群的亲密相处。对于著名知识分子,他们的隐私有时候不是“私”,是历史,是让后人从他们个体的际遇看到时代的大背景。所以,人们去研究他们的生活,也许没有小昭同志想象得那么卑劣——我们只是为了看看你爹的时代是个怎样的时代而已。

 

齐如山的后人要告《梅兰芳》的编剧,告得好。大家在公开的场合举史料对峙,更有利于史料的流传和保存。吴宓的后人可以对外姓人笔下的吴宓不满,写书写文章批驳都可,若只是通过行政权力垄断话语,那就太不像吴宓的血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