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梁启超口中的东方俾斯麦  

2009-07-14 13:55:38|  分类: 人物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休日去合肥办事,来回一千多公里,人都开傻了。 

 

在合肥,朋友带去看了李鸿章故居。几年前有部不错的电视剧叫《走向共和》,播出后引起一些人的叽歪,说是为李鸿章翻案,最终被禁了。 

 

可能,有些同志,被洗脑太早,文件学得太好,看邓core在香港问题上那句“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顿觉豪气上涌血脉贲张,加上小时候脸谱化历史教材没少念,从此将李视作卖国贼之鼻祖、窝囊废的典型。

 

我们的历史老师,曾说,教材你们一定要背,不背考不上大学,但考完大学就把这些垃圾扔了吧。 

 

认识李鸿章,我以为,至少看看梁启超的《李鸿章传》吧。梁和李是同一时代的人物,且无须为稻粱谋而信口雌黄,其所著传记之史料的真实性、评价的客观性,总好过如今敝党的宣传部门。

 

梁启超称自己和李鸿章,“于政治上为公敌,其私交亦泛泛不深,必非有心为之作冤词也”。而后放出自己对李的三句评价: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整个晚清,皇族早已无法如他们的祖先那样遏制汉族权臣的势力,曾李左张便是军政大臣中的出类拔萃者。但曾国藩懂得激流勇退,左宗棠死得太早,张之洞过于精明又资历稍弱,则一朝上下,李鸿章把持大权,也是自然。

 

一些细节很能佐证梁启超的“吾敬李鸿章之才”。 

 

太平军破江南大营后,惶恐的江浙商人买办求湘军前来保沪。曾国藩让学生李鸿章在庐州团练的基础上组建淮军。李带着队伍开到上海,崇洋既久的松江府达人们和那些洋鬼子,见淮军穿得破烂,“窃笑嗤之”、“笑指为丐”。李鸿章不以为意,缓缓地跟左右说:“一支军队的好坏,哪里就看衣服是否光鲜了?如果他们看到我们的作战能力,自然有定论了。”(军之良窳,岂在服制耶?)

 

李鸿章赢得卫吴战役后,难得的是产生了学习洋务的想法。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大才的胸怀,虽然上海这座势力城市的洋人和买办嘲笑过他,但他却懒得纠缠于此,而是探究为什么他们有骄傲的资本,这种资本可否为我所用。李是政治家,胸襟比吾辈宽广是常情,但我们也可习得一二。有的人总是唠叨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的排外,却不想想自己身上招人讨厌的地方。没有好的心态,只擅做拆拦污之事,活该别人看不起你。 

 

当然,李鸿章发展洋务,不只一个胸襟宽广或懂得上进的问题,而是更多地基于敏锐的时局判断。李在折子中写道:“各国……阳托和好之名,阴怀吞噬之计,一国生事,诸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轮船电报之速,瞬息千里,军器机事之精,工力百倍,炮弹所到,无坚不摧,水陆关隘,不足限制,又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强敌。”因此,他很早就认为:“中国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师其法而不用其人。” 

 

今人以事后诸葛亮的姿态,指摘李鸿章此举治标不治本。但我要说,“本”已溃烂不堪,朽木何得雕?李鸿章在内忧外患大厦将倾之际,仍有如此的气魄和胆识力图改革,实非等闲之辈。 

 

在外交方面,说李鸿章是近代第一外交家,也不为过。他签过《中秘条约》、《中日修好条规》等不少平等条约,为国家利益据理力争。但从《中英烟台条约》、《中法越南条约》到《马关条约》、《辛丑条约》,李鸿章成了清廷的替罪羊。就《中俄密约》的签署过程,野史甚至还绘声绘色地描述70多岁的李鸿章怎样吃了白俄美女的糖衣炮弹,把国给卖了。 

 

早在洋务运动前就看出列强野心的李鸿章,为何会一口气签下那么多不平等条约?还是梁说得有道理,李的外交思想,就是战国策的思想:合纵连横。他“专以联某国制某国为主”,给你好处,请你打他,意在延缓清廷所受的威胁。但,合纵是弱国联络弱国打强国,连横是强国联络弱国打弱国,而当时的中国与列强的关系,既非弱国对弱国,更非强国对弱国,而是一个弱国对N个强国,李的外交思想又怎么可能达到效果?《中英》、《中法》、《中俄》条约带来的,不是暂时的安全,而是更疯狂的瓜分。至于《马关条约》和《辛丑条约》,是城下之盟,李鸿章连在日本被刺的医药费都作为筹码去和伊藤博文讨价还价,签《辛丑条约》签到吐血,又能如何?弱国无外交。

 

“若夫吾人积愤于国耻,痛恨于和议,而以怨毒集于李之一身,其事固非无因,然苟易地以思使以论者处李鸿章之地位,则其所措置,果能有以优胜于李乎?以此为非,毋亦旁观笑骂派之徒快其舌而已。”——此言大善,就算是今天,对于某些问题的评判上,“笑骂派”也是最多的一群,骂人是时髦,思考是负担。

 

所以,李鸿章富“才”,但因个人立场而囿于其“识”,最终悲于其“遇”。梁的这三句话,说得实在。

 

其实,如今在体制内做事的,境况也大同小异。我一直觉得,官和吏是两个概念,因为现在体制内很多的“吏”,绝非不学无术专司拍马之徒。可是基本上,这些吏是两个下场,想往上升,即便不同流合污,也须浑噩一生;或者看透缘由,只做无所求的游戏之人,升是升不上去的,但至少免去矛盾心态的折磨。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