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也说摄影的要脸与不要脸  

2009-07-14 21:10:33|  分类: 摄影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位里要交证件照,和同事们在会议室拿了块破布diy了n个人的数码头像,今天去冲印。

 

等照片的间歇,我随手翻起冲印店里的一本摄影杂志,看到一篇题为《摄影的要脸或不要脸》的文章。作者看到某年荷赛奖的获奖者(一位中国女摄影师)作品后,认为这些拍摄年老舞者的照片太过仁慈和胆怯,没有一张是表现舞者年老色衰的特写,因而也就没有发掘出所谓“震撼的本质”。然后,该文作者举了另一幅荷赛奖获奖作品为例(见下文《科特迪瓦叛军处死一名涉嫌掠夺者》),来说明摄影应该不惮于拍摄那些极端痛苦的瞬间,即“要脸”,从而成就伟大的作品。

 

看完这文章,忍不住笑。“摄影应该不惮于拍摄那些极端痛苦的瞬间”,和“摄影只应该拍摄那些极端痛苦的瞬间”,是两码事吧,作者显然写作缺乏逻辑,写到后面那个意思去了。我这么说并不是要玩文字游戏,而是真的对某些(尤其是男性)文艺工作者的想法不以为然。

 

人间何处无悲苦,苦难本身,也自然不自然地成为一切新闻载体或艺术形式的表现内容。可是,是不是我们在举起相机去拍摄所谓的人文作品时,一定且只能挖到残忍、忧伤、痛苦的细节呢?拍摄年老的舞者,就一定要拍摄她布满沟壑的脸部;拍摄辛劳的矿工,就一定要拍他充满迷茫的眼神;拍摄山区的孩子,就一定要拍他们挤在危房里的身影;拍摄士兵的葬礼,就一定要拍家属悲痛欲绝的哭喊……如果只有这样才叫摄影,那么摄影真的很虚伪。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然而更真的智士,善于看到惨淡人生里的希望。拍摄照片的人,要拍出悲伤,很多时候只需运气以及不怕死的勇气,要拍出悲伤后的希望,则需慧眼和慧心。本来,前者和后者就是两个精神层面的人,结果前者反过来嘲笑后者,岂不滑稽?

 

片面追求拍出触目惊心特写照片的人,是否是因为没有能力去表现美呢?呵呵,虽然也许他们会嘴硬地说“我不屑表现肤浅的美丽”。

 

几年前我写过一个短篇小说,叫《生死之间》,写一帮旅行者在告诉公路上碰到一个鬼,在鬼的威逼下进行生死选择的故事。人性的善良和丑恶在特殊的瞬间一览无余,但最后我还是给故事留下了一位凭借仁慈活下来的母亲。这就是我看待人生的终极观念——始终选择向美向希望看,即使我已知道这混乱世界有多么恶心丑陋。因此,我喜欢那些能够令人于暗夜看到希望的作品,决不会因为这些作品不够“大悲”就觉得它们失败。

 

刻意追求的悲惨的真,未必是有意义的真。刻意用这种悲惨的真来否定其余的美,则是虚伪至极的假。

 

最后贴另外两幅照片。与上面那幅《科特迪瓦叛军》相比,同样是荷赛奖获奖作品,同样是表现死亡,看看这幅纪念印尼海啸死难者的作品,不是特写,没有脸,人都看不清楚,只有孔明灯在点亮,可是这难道就是一幅失败的作品么?

 

还有这幅,大家更熟悉的《巴黎之吻》,以及类似的另一幅表现欢庆二战结束的《胜利之吻》。它们难道因为表现了甜蜜与喜悦,就变得廉价浅薄了么?

 

所以,麻烦别用迎合某些眼球暴力的新闻照片的标准,来衡量“摄影”的要脸与不要脸。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