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2009-10-10 15:44:26|  分类: 云游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30号,到达满洲里,没啥好说的,休息。翌日清晨,去了市区八九公里外的国门,算是进行国庆日的爱国主义教育。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中方国门: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俄方国门: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然后,沿着满洲里至黑山口岸新修的中俄边境公路,我们奔赴室韦。

 

冯承钧在《成吉思汗传》里写道:“成吉思汗诞生之两千年前,蒙古民族被其他民族所破灭,仅遗男女各二人,逃避一地,四面皆山,山名额儿格涅昆(Argana-qun);这个名称我以为应改作(Arguna-qun),因为波斯文字不著韵母,难免没有错误。我想就是现在的额尔古纳(Arguna)河附近之一山崖,因为qun的本义犹言崖也。这部分的传说,除开年代可疑外,似乎有点近类真相。《旧唐书》曾说有蒙兀室韦,《南齐书》中著录有些鲜卑名称,似出蒙古语,可以证明当时的蒙古居地在黑龙江上流同呼伦淖尔一带,后来渐渐西徙,虽西徙,仍与弘吉剌、斡勒忽讷无惕、亦乞剌思等部继续通婚姻,而这些部落皆在也儿古纳(额尔古纳)水附近也。”

 

室韦现在虽然是俄罗斯民族乡,但它更大的历史意义在于以“蒙兀室韦”存在,与蒙古人祖先的发源地联系紧密。而额尔古纳河右岸,又是神秘的驯鹿民族鄂温克人的聚居地。所以,大公鸡后脑勺这块地方真的很有意思,如有时间,值得好好走走。

 

我们没有时间,就只在室韦呆了一天。从中俄边境公路经额尔古纳市到室韦的路上,风景已经很美。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到室韦是黄昏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住进俄罗斯人第四代后裔莲香大姐家里,吃俄餐。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漂亮的茶壶。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莲香大姐,她脸上的俄罗斯人特征已不是很明显,但整个室韦到处可以看到金发碧眼却只会说东北话的俄罗斯后裔。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我们住的木刻楞。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土桑拿房,就是当地居民的洗澡房,全杉木构造,烧热石头和水,可以直接淋热水冲澡,也可以向滚烫的石头上浇凉水制造蒸汽,所有废水顺着杉木地笼下的排水道流走,十分科学。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次日清晨,我背上相机,往东山去看日出。但其实室韦的地理位置决定了看不成日出,8公里外的临江屯才更好。不过我爬到东山的哨所后,看了会儿额尔古纳界河对岸的俄罗斯小村庄,也满足了。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山间没有人,只有早起的马在流入额尔古纳河的溪涧中饮水。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下山的时候,太阳完全升起来,我才看清室韦真正的样子。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静静的额尔古纳河,对岸就是俄罗斯的小村庄,画面右上角红顶的小岗哨,在秋天的早晨丝毫没有严肃的表情。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八千里路云和叶(四):室韦与额尔古纳河 - idee - 盐情灶趣

 

我没有时间去敖鲁古雅了,我只能看看额尔古纳河。此行看到很多蒙古人,很多俄罗斯人,但没有看到真正的鄂温克人。抄一段迟子建在《额尔古纳河右岸》开头的文字: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来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们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脱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浓密的绒毛都随风而逝了,留下的是岁月的累累瘢痕。坐在这样的褥子上,我就像守着一片碱场的猎手,可我等来的不是那些竖着美丽犄角的鹿,而是裹挟着沙尘的狂风。”

 

 

  评论这张
 
阅读(104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