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2009-10-21 17:18:28|  分类: 法边馀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付成励杀害程春明教授案,10月20日一审判决:付成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法院判缓刑的理由是:有自首情节。

 

公诉人的意见:个案来讲,付成励的自首情节不应作为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考虑。

 

《刑法》对于自首的定义是“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但是其法理依据在于犯罪嫌疑人有悔罪的心理。付成励悔罪吗?从其庭上不断声称自己不后悔、以后还会这么做的言论来看,他的所谓自首,不知道是属于悔罪呢,还是属于逃避死刑的技巧。何况“自首”情节从来只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非“应当”。

 

自首和悔罪虽然不能完全等同,但自首难道就只是表现为程序上的机械行为?那我杀完人赶紧打110归罪,即使心里一万个杀得痛快的欢乐情绪,按照法官的意思,也肯定得饶我一命。

 

要么,最高院出个解释吧,告诉大伙儿,自首的意义就在于让警察叔叔少折腾、节省警力。

 

付成励在法庭上说,自己杀害程春明,是因为自己的女友陈某情绪抑郁地提起与程教授的暧昧关系。他认为女友就此留下的心理阴影,全是程春明带来的,真是不杀不足以平己愤。

 

想起一个故事。东晋的时候,元帝司马睿对琅琊王氏起了杀心。王导很害怕,带了一族老小跑到宫门外跪着待罪。尚书左仆射周顗(字伯仁)路过,王导求他向皇帝说情,但周伯仁同志不置可否,王导就很不爽。

 

后来王敦杀进京城,被周伯仁奚落于朝堂上。王敦来问王导:“周顗这个人,应当升任三公吧?”王导沉默不语。王敦又问:“那只让他做令或者仆射怎么样?”王导还是不说话。

 

“那么,我就把他杀了吧。”王敦最后说,王导依然以沉默回应他。

 

周顗就这么被王敦做掉了。事后,王导偶然在中书省翻看到周顗与晋元帝的对话记录,才知道那天周顗虽然没有理睬自己,但见了皇帝后竭力阻止司马睿杀王氏。

 

王导悲不能禁,对家人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付成励的案子里,很多人对这个楞头青小伙子抱有一种看热闹式的同情。可是或许,女友陈某好比王导,而程春明,就是那个倒霉的周伯仁。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世上,有太多的阴差阳错和微妙心理造就的悲剧。被动的沉默与主动的诉苦,原来,都可以杀人。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