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拗相公  

2010-02-06 23:53:16|  分类: 人物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笑的是,林语堂写苏东坡的传记,却花了大量篇幅在骂王安石。他咬牙切齿地用王安石的无趣,来衬托苏东坡的有趣。



咱们小时候,历史课本上的王安石是正面形象,大概因为他做的那摊事情很适合今朝的统治者拿来做理论包装。就好比为什么49年以后,孔老二一忽儿被打倒一忽儿被拔高,你以为真的是由于领导们学术观点有分歧?



而回到九百多年前的神宗朝,王安石变法里,以均输法、市易法、青苗法最为人诟病。比如青苗法,看上去很美,朝廷在春天贷款给农民,农民到了秋收时将本利还给朝廷。



要是现在,GCD能在姑娘小伙二十来岁时贷款给他们买房,等他们五十岁的时候还钱,估计就没有那么多双刀短裤男或者小三郭海藻了。



可是,青苗法在执行中,变成了“强迫贷款法”。每一行政区划中的贷款必须放出去,农民们必须兴高采烈地向国家借钱,否则就会让王安石恼羞成怒。于是弄到最后,屁民们为了不贷款,只好逃跑。



至于市易法和均输法,让我想起上海的一个事儿。在上海,从他们土著到我们硬盘,都知道土方车经常压死人,并且随着世博会的临近而提高了日均的死人量。然后,上海的A区想了个办法,把土方车统一进行管理,搞成基本每个小老板手下的车都能拉到渣土,大家不至于为了抢生意而拼命,车子也就开得规矩起来。B区一看,这办法挺好,联想起自己前段时间捅了钓鱼的篓子,便要立功补过,也搞统一管理。但是B区的统一管理,是把小老板们的土方车都用招投标的办法排除到体系外,然后用政府下辖的车队来拉渣土。当然,政府车队用不着真的去拉渣土,它转身把渣土高价卖给那些小老板们的车队就可以了。于是,凭空又被剥削一道的小老板车队,生存环境更艰难,开起车来更没有规矩了。



所以,王安石是有贤相的心,但少点贤相的能。他原来在很多小地方当过一把手,将当地搞得风调雨顺。可是当他站在整个国家的高度时,他低估了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傻逼们的浓度。



林语堂推崇的苏洵《辩奸论》,骂王安石骂得太泼,令人怀疑究竟是否常以儒雅示人的三苏家庭出品(有人说是伪作)。但其中有一句说得有点道理:“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慝……”



治世先得懂人情、近人情。不通人情,不辨人情的复杂险恶,这种人掌了权,将好事弄成烂事,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奸慝



我发现,身边喜欢苏东坡的人,和喜欢王安石的人,境遇和精神状态果真截然相反。喜欢苏东坡的人,大凡已经在体制内,明白这是怎样的一个环境,于是开始“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而喜欢王安石的人,正要向体制内进军,将王的坚定与不妥协视作所追求的力量和品格。



现实中,苏和王的命运分别是:苏在不只一次的流放途中,死了心爱的女人和小儿子;而王的晚年也死了儿子,他在仕途无望后辞了官,在乡下骑着小毛驴郁郁终日。



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袁枚。在远比北宋要险恶得多的社会里,袁枚竟然能进能退。他是少有的聪明的文人。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