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耶稣弄堂里的司徒雷登  

2010-09-02 13:12:07|  分类: 人物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时候一开始很讨厌鲁迅的课文,然后学到《别了,司徒雷登》,发现原来还有比鲁文更令人讨厌的毛文。前半段是贩夫式的讽刺,后半段是村妇式的刻薄。那时候的厌恶,与对史实的疑惑无关,只是,厌恶这种文风。

 

但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很不错的历史老师和一个同样不错的语文老师。他们对于教科书保持着完成任务式的不屑,这种态度很容易被学生感到,从而予以反思。文科对于一个人价值观的形成影响深远,感谢我那两位一前一后做班主任的老师,他们没有灌输给我一种官方的判断标准,而是叫我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判断标准,包括伟大领袖的,或者他们自己的。

 

被伟大领袖挥洒文采刻画成美帝走狗的司徒雷登先生,出生在杭州的耶稣弄堂里。老杭州人对于这条弄堂,熟悉得就像自己的脚趾头。它在如今杭百和银泰百货之间,被中山北路和延安路夹着,以前都是点心摊儿,杭州话发音是“雅苏龙荡”。

 

司徒雷登当然是彻底的白种小孩,但他作为杭州小孩的几年里,不大会说英语,却学得一口杭州土话。在后来的岁月中,他的所有中文演讲和授课都带有这种南宋官话硬锵锵的调子,他以此为荣,就像他坦然地说“杭州是我的故乡”。他对中国的古文典籍非常痴醉,甚至被日本人囚禁期间还在写这方面的学术文章,因此他对融合了中州古调和吴越语音的杭州话的喜爱,不光是牙牙学语时的感情那么简单。

 

吴越方言至今保存着大量入声词,没有这一韵,近体诗的吟诵要少掉许多味道。司徒雷登大概不晓得那么复杂的传统,但今天的许多中国人竟然也假装不晓得,要消灭以上海话为代表的吴越方言,真还不如那糊里糊涂爱上我们的美帝。——如果当年迁都的朱棣同志不是有塞外情结而是有南洋情结,焉知如今的官话不是粤语?

 

司徒雷登后来终于在美国学会了说英语,但他又回到中国,办了燕京大学。他是传教士的儿子,却没有传教的心,而是希望把燕京大学办成由中国人管理、中国教授上课、让学生学习中国文化的学堂。他的夫人死在燕大,埋在燕大。他临死前的愿望,是希望挚友傅泾波能把他的骨灰从美国带到中国,也埋在夫人的墓边。可是,老先生哪里知道,wen ge时,他夫人的墓已被迁出。

 

在日本人的关押下逃过一劫的司徒雷登,于1946年碰到了马歇尔将军。马歇尔提议他参与到调解国共和谈的事情中来,司徒雷登拒绝,说自己只爱在中国办教育,对政治外交一窍不通。但不久,美国即任命他做驻华大使。

 

国共和谈破裂,内战又起。毛并不愿意今后成为苏联的棋子,希望还留在南京的司徒雷登能北上与中 共高层见面会谈,为美国承认红色政府作努力。但美国政府不允许司徒雷登有所举措,于是毛很失望,于19498月发表了《别了,司徒雷登》一文。

 

毛也知道司徒雷登不能北上的原因,不在他个人而在美国政府,但毛文仍然着太多笔墨在讥讽司徒雷登的生平为人上。此文收入教科书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全中国接受应试教育的小朋友未必搞得清文章的含沙射影,却记住了司徒雷登先生是个美帝坏蛋。

 

去年红极一时的影星流水亮相片《开国大业》里,编剧总算收起了左左木的心,但依然把司徒雷登和傅泾波(冯远征演的那个)描写成灰溜溜离去的形象。

 

司徒雷登86岁死在美国,除了要让骨灰回到燕大湖畔的遗愿外,他还希望傅泾波把一个花瓶送回中国,那是当年周恩来送给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