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那些被称作仁人义士的二货  

2011-01-16 14:29:00|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下了本书,叫《疯子,傻子,XX狂,欧洲王室的另类历史》。通俗,刺激!但看完后,我觉得这不算另类,因为至少欧洲人心理清楚这群王室成员是神经病。而我们的五千年里呢,多少二货却一直被奉为仁人义士、道德楷模。

 

小时候上语文课,学到“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老师说这是榜样,你们写个读后感。我和同桌讨论,孔子这样是不对的,人三天不喝水就会死掉,如果他一路碰到的泉不是叫盗泉就是叫贼泉,那他还怎么能活着让学生记《论语》?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也不对,当时正在放《淮阴侯韩信》的电视剧,如果韩信像这个廉者一样受不了一时之辱,那他可能就被屠夫揍死了,哪来以后的叱咤风云?

 

多年以后,当我看到袁枚的《郭巨埋儿论》,立刻穿越时空将他引为知己。

 

郭巨家贫,为了节省粮食供养长辈,准备把儿子活埋,他的“孝顺”感动了上苍,让他在挖坑埋儿时发现财宝,一家人从此过上富裕的生活。袁枚年幼受教于姑母时听到了这个故事。袁枚的姑母也是位牛叉的女士,她写诗讽刺说:“孝子虚传郭巨名,承欢不辨重和轻。无端枉杀娇儿命,有食徒伤老母情。”

 

虎姑无犬侄,袁枚在《郭巨埋儿论》里秉承姑母的犀利,继续写:“(郭巨)不能养,何生儿?既生儿,何杀儿?”“母弗禁,似母勿爱儿也,以恶名怼母,而以孝自名,大罪也……”袁枚最后直接说,这个郭巨多半早就知道地下埋了宝藏,就导演了一出埋儿获宝的闹剧,让自己对于宝藏的获得披上“天赐”的合法性外衣。子才兄,您骂得太爽了!

 

再看二十四孝里的缇萦救父,缇萦本身不二,但这个故事传达的思想非常二。缇萦的爸爸淳于意自己医术不精搞出人命,上头没人就开始骂女儿:“谁让我没儿子给我出头呢,只有你们这帮没用的丫头。”这种胆小而功利的爹,算神马家长。

 

二货中的战斗机,乃是一个叫尾生的人。尾生同学约了陌生MM在桥下见面,MM没来,尾生就等啊等,一直等到自己抱着柱子被潮水淹死。我怀疑尾生很有可能被这个MM耍了,就好象贾瑞被凤姐耍。等他明白过来时,潮水已经涨得他爬不上来,当时又没有手机和110,于是他只好壮烈了,成为牵强附会的有信之人。

 

信,和忠、孝类似,要是前头加个“愚”字,就扯淡了。愚信的尾生,最后和渝信川菜一样,成为一条冤死的水煮鱼。可怜后世无数女子竟然为他歌功颂德,你们是被自己动辄出轨的老公气傻了吧?尾生这种除了愚信外连游泳都不会的男人,怎么能嫁作老公呢?

 

对了,还有那些佛教故事。本人为啥不信满天神佛,因为我觉得它们传达的精神不仅二,而且非常反人类。比如释迦摩尼“割肉饲鹰”的故事。你要做英雄就美鸽是可以的,但你怎么能傻到舍弃自己的性命去和老鹰这种王八蛋讨价还价?尼哥觉得众生平等,老鹰也有吃饭的权利。这种思想太可怕了,深入发展就变得是非不分,亡命之徒都不应该受到惩罚而应该被草民的血肉供起来。

 

最后尼哥要整体捐躯时,鸽子和鹰忽然都不见,原来这只是佛对它的考验。可见佛有多变态,这简直和纳粹在集中营里和犹太人玩“杀你还是杀他”的游戏异曲同工。

 

当然,泱泱华夏,不二的壮士也是很多的,比如“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够爷们,而且说到做到。不像我的党妈妈只会喊口号,号称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结果我们要有房子还得靠亲妈而不是党妈。

 

又比如楚汉争霸时的大将陈平。无能而善妒的SB们向刘邦控告陈平拿人钱财,陈平对刘邦说:“臣裸身来,不受金无以为资。”大行不顾细谨,不虚伪。

 

再不济,小说里的人物也有很多比真实的二货可爱。黄老邪,是不是比兄弟如骨肉、老婆如衣服的刘备精彩得多?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最俗不可耐的所谓仁人义士,就是扛着各种型号贞节牌坊的卫道士。

  评论这张
 
阅读(8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