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无知者无畏  

2012-03-31 13:29:04|  分类: 溪山琴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一段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Y5NzcxOTI4.html


这是高晓松说汉族音乐的一段视频,中心思想一句话:汉族无音乐,当代汉族人写不出好东西,是因为老祖宗就没有好东西留下来也没有给汉族人好的音乐基因。

 

总的来说,我还是一个各民族音乐、以及大部分音乐形式都爱听的人(除了摇滚重金属之类)。在以前的游记和一直的观点里,我是非常推崇蒙古族音乐的,因为喜欢长调,还有呼麦。这种喜欢无须理由,就好象《漂亮女人》里的站街女,完全不知道歌剧是什么东东,也可以在第一次听时流眼泪。我还喜欢各种湘西小调山歌,去张家界的时候,记录过土家族的民歌,觉得很有味道。 

 

但是,我敬重别的民族的音乐,不等于我非要贬低自己民族的音乐。看完视频,我想说:高晓松你就是个傻逼。

 

 谁说汉民族在音乐上很弱智?先不说古琴,单说编钟和瑟,楚汉之地也是很早就有了。战国时的编钟,已经形成庞大的群组,还是五个八度、七声音阶。瑟,现在不多见,但李商隐的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总听说过吧?随着时间推移,筝这种拨弦乐器开始流行。抽弦促柱听秦筝,无限秦人幽怨声,在汉唐以前战乱纷纷的北方,筝就已经很普遍了,很多陕西筝曲为啥听上去苦逼兮兮的,因为它诞生于战乱背景。而河南、山东、浙江、潮州、客家等各筝派,用的虽然都是筝这件乐器,代表曲目风格却全完全不一样,基本上不必精通演奏技巧、稍微有点音乐感觉的人,就能分辨出不同筝派。这说明,哪怕在筝这个小小的领域,古人的作品也是丰富、成熟、变化多端的。

 

 然后,谁说汉民族历来不重视音乐?其实乐舞,在皇室公卿贵族里的地位,远高于欧洲,因为它既出现在礼祀场合,又同时成为大部分帝皇王侯的爱好。早在西汉时的解忧公主,那个倒霉催的嫁到乌孙去的,生了女儿后还是辗转万里要送回长安学习古琴(虽然女儿半路跟着高帅富跑了)。唐明皇本人弹得一手好琵琶,精通音律,否则也搞不出霓裳羽衣舞。后来的江南丝竹,什么时候被束之高阁过了呢?当然高晓松可能会说琵琶二胡都是外来乐器,不算——这个逻辑基本就和辣椒是外来调料所以川菜算外国菜一样扯淡。

 

一个民族,并不是说像奥地利那样给莫扎特竖个小雕像,才能证明自己是尊重音乐、富有音乐创造力的。古人一般没有给普通人塑像的习惯,塑像多数具有政治或者宗教意义,比如佛像。但我们对于音乐的发展,一直建立有严谨的体系制度。我们熟悉的汉乐府,其实雏形在秦朝就有。两汉近400年的统治,更是培育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歌诗消费体系,从宫廷到民间,弦歌繁荣。

 

高晓松说外国有音乐家,汉族没有,这是放屁。举个例子,莫扎特和贝多芬都是公认的音乐家,前者类似宫廷乐匠李龟年,后者类似李白(善笛)或者王维(善琵琶),李龟年和李白怎么不是音乐家呢?关键在于,中国古人中的善音律者,同时很多是更为伟大的诗人、文学家、史学家,他们的文学史学才华往往比他们的音乐才华还要突出,所以我们提李白,很少提伟大的音乐家,而是说诗仙。

 

这里引申的一个问题是,汉族文人对于音乐的理解。在高晓松看来,音乐就是六十几个人整个场子组乐队,比如国外交响乐队。这个吧,汉族人还真不缺,最常见的就是出殡的时候,锣鼓队那家伙拉个几百米,哭丧的时候胡琴跟上,你不就是要人多热闹吗?还有皇帝公款请客的时候,除了各声部乐队,还有伴舞的美女。但是,很多时候,汉族文人是把乐器、乐曲作为修身养性的途径的,不为了卖唱。古琴,典型的文人乐器、沙龙乐器,陶冶自身、与知己唱和,你能说因为只有一张琴,所以《酒狂》就不是好的音乐作品?

 

另外说到一些乐理概念。有的人认为西方的七声音阶乐曲比我们的五声音阶乐曲高明先进。这个还是以古筝举例,古筝定弦是五声音阶,但绝不是说它无法弹出47。恰恰相反,在客家筝曲《出水莲》中,必须按出精准的升4,还得颤一下,才能把曲子的灵魂勾出来。《高山流水》里47也多的是,都是出现在体现古筝独特的按弦上。再者,谁说只有12356写成的曲子就不好听?听听《梅花三弄》吧。

 

汉族乐舞的另一个特点是非常注重节奏的。古琴的广陵散我不知道,古筝的广陵散,曲谱里不写规定节奏,但从一开始的泛音到后来急促的那一段,有灵性的演奏者就是能弹出最到位的节奏,时而淡定时而呼号。弹得不好的,很容易听出生硬感,就好象听朗朗弹肖邦的夜曲一样别扭,又好像马祖卡的节奏只有傅聪掌握得最好。汉唐舞踏鼓歌,脚部的节奏非常复杂,演员穿着前后都镶有卵石的鞋子往往要在1拍里踩出不停变换的分拍,这简直就是神之舞蹈。而最有说服力的,大概就是词,为啥词是长短句,因为它要配不同的曲牌,如果汉族人没有节奏的概念,又怎么能填出好词?词后来与曲可以分开,成为诗余,其抑扬顿挫的节奏感,又哪里逊于律诗了呢?

 

所以说,节奏这种东西,很多时候是审美的灵气,不是《同桌的你》这种八六拍到底的作曲者有资格来胡说八道的。

  

钢琴好不好,芭蕾好不好,踢踏舞好不好,jazz好不好?我的答案是都好,我觉得美。但这和汉民族的乐舞好不好有关系么?钢琴可以随时变调,就像烤鸭片完皮还可以拿鸭架子做汤,挺好挺经济挺游刃有余。古筝无法随时变调,因为它要,它是龙井虾仁,不需要再多凑出一道汤来。

 

高晓松这种人,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我们现在的所谓音乐人。他们自以为见过点世面,写过点口水歌,就认为有资格说三道四,甚至说词牌的时候都不知道事先google一下就出来丢人现眼。可是这种人,他就是主导了舆论主流,还让很多白痴群众认为说得真好啊真对啊好有型啊好酷啊。

 

其实无知是可以改变的,看你有没有探寻的心。高晓松极其崇洋,所以没有探寻本民族音乐瑰宝的心。在他早期的《恋恋风尘》里,最好听的那段间奏是抄袭《最后的华尔兹》。近年他除了万物生这种神经兮兮的作品外,唯一可以听听的《如果有来生》,大段抄袭《卡农》。当然也难怪,他不懂民族音乐,扔给他谱子他估计也不懂怎么抄,所以只能抄洋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