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情灶趣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日志

 
 

可逆与不可逆  

2013-04-10 13:10:27|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一个叫王冬的17岁女孩从搭乘的货车上下来,站在杭州下沙开发区的路边打出租。几天后,她的尸体从一条小溪中浮上来。

 

2003年,一对叫张高平和张辉的叔侄开着火车从安徽去上海,搭乘了女孩王冬。他们在杭州下沙开发区的路边把她放下来,然后继续往上海方向开去。

 

2005年,一个叫吴晶晶的24岁女孩在夜晚打车回家。几天后,她的尸体在窨井中被发现。

 

2005年,一个叫勾海峰的出租车司机搭乘了吴晶晶,在后来的交代中,他说因为吴晶晶辱骂他,他基于激愤杀死了吴晶晶。

 

2003年,张氏叔侄因强奸王冬并致其死亡,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死缓。

 

2005年,勾海峰因故意杀害吴晶晶,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003年和2005年的交集,存在于死去的王冬的指甲里——她的八枚指甲里,都能提取同一个男子的DNA,这个男子就是勾海峰。

 

2013年,十年过去了,一个叫张飚的检察官为张氏叔侄的案子已经奔波了六年。张飙在职期间,遇到了张高平的喊冤申诉。今年,浙江高院终于撤销了当年的判决,对张氏叔侄一案启动再审程序。

 

张氏叔侄是被冤枉的。而已经在吴晶晶案中被执行死刑的勾海峰,是否才是杀害王冬的真凶,我们无从知晓。

 

如果十年前的王冬没有因为与母亲吵架而到杭州投奔亲戚,如果十年前的张氏叔侄没有好心搭乘王冬,如果十年前的勾海峰就被作为犯罪嫌疑人抓获,那么王冬就不会死,八年前的吴晶晶也不会死。而张氏叔侄,也许又跑了十年运输,小有积蓄,刚刚在黄山脚下的老家和家人过完红火的新年。

 

这一切已不可逆。

 

在杭州警方滥用的公权力给这些普通人带来不可逆的灾难的同时,体制内的另一个人,退休检察官张飙,为张氏叔侄的冤狱画上了句号,逆转了他们接下来的悲剧人生。

 

其实还有另一个人的名字频繁出现,她叫聂海芬。十年前,作为公安“神探”的她频频出镜,做实了张氏叔侄的冤狱。十年后,她再度暴露于公众视野下,成为担负骂名的人。

 

不可逆的灾难,被归咎于聂海芬个人。张飙出于个人良心逆转冤案,却被归功于公权的纠错机制。

 

于是,上述的所有人,都成了工具。

 

  评论这张
 
阅读(1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